有机硅:跨国公司经验可借鉴

兴旺pt娱乐

2018-07-17 23:30:48

  自上世纪50年代甲基氯硅烷大批量问世以来,我国有机硅产业历经60年的辛勤耕耘,取得了丰硕的成绩。目前,我国已是名副其实的甲基氯硅烷生产和出口大国。不过,与跨国公司相比,我国有机硅企业销售收入不高、产品档次低是不争的事实。

  中国有机硅产业该如何做大做强?

  最近短短的10多年时间里,国内有机硅企业将甲基氯硅烷产量不断推向新高。目前我国甲基氯硅烷产能接近300万吨/年,初级形式环硅氧烷实际产量接近100万吨/年,产能与产量在世界上都已名列前茅。

<81%。

  但是,国内有机硅产业也存在不少短板。

  从国内主要生产企业来看,按营业收入和销售量折合成美元,新安、合盛、三友、兴发每吨环硅氧烷的产值分别为5184美元、5281美元、3633美元、3072美元。而据笔者估算,德国瓦克、日本信越每吨环硅氧烷的产值为7200~9400美元,比国内企业高出很多。

  国内企业的产品多为环硅氧烷、生胶、混炼胶和107胶等初级低端产品;高端下游制品仍存在牌号少、档次不高等问题。虽从经济效益看企业可以盈利,但只依靠这些低端产品,销售收入和盈利水平难以高上去。

  三是初级形式环硅氧烷的出口收益低。

<5%。

<1万吨,进口均价6250美元/吨。我国成为以去料加工换取跨国公司高附加值有机硅产品的生产大国,这是我们极大的短板。

  该如何补齐中国有机硅产业大而不强的短板?跨国公司的做法值得借鉴。

  设立技术服务中心几乎是所有跨国公司共同的做法。他们有专为行业服务的中心,如电子、汽车等;也有为某一工艺建立的中心,如日本信越建有硅橡胶模塑和加工的技术服务中心。中心通过增加模塑机械,向客户作工艺说明和产品展示,以此提高销售能力。信息还显示,近年来不少跨国公司到世界各地特别是东南亚新兴国家建立技术服务中心,以抢占先机。

  医用有机硅是当前一些跨国公司投资的热点。例如道康宁2017年2月扩大了其新的医用级有机硅产能。除了采用技术提高产品舒适性外,道康宁还安排了许多工程师提供培训、技术支持与测试,帮助客户了解公司的医用级有机硅产品性能,并帮助客户设计新产品。

  三是不热衷于扩大单体产能,而是扩大特种有机硅产品产能。

  近几年国外尚无新建或扩建有机硅单体大厂的信息,而却有削减环硅氧烷产能的报道。如2016年11月,迈图削减了在德国leverkusen的环硅氧烷产能,每年可因此节省运营费用1000万美元,其所需部分环硅氧烷将通过长期合同外供。

  特种有机硅产能的扩大是跨国公司的重点。如信越公司在新直江津新建的有机硅生产装置,定于2018年5月完工,将生产官能硅烷和各种批量小的产品;瓦克公司扩大其在印度加尔各答附近antala的metroark工厂的特种有机硅产能,达6000吨/年;brb有机硅合成有限公司在马来西亚的有机硅合成装置于2016年6月投产,主要生产乙烯基硅油、低黏度聚二甲基硅氧烷、有机硅聚醚、扩链剂、交联剂、有机硅乳液等。

  高温胶、液体胶都是业内熟知的老品种,但各跨国公司都在不断下功夫深入开发,让老树开出新花。如信越美国公司推出挤出级高稠度硅橡胶(hcr),一种用于挤塑型材,一种用于饮料业、保健品的胶管和建筑部件。另外,瓦克在布格豪森和张家港都增建了液体硅橡胶生产装置。

  从老产品中衍生出来的高性能产品也层出不穷。如道康宁推出紫外线固化、光学透明的单组份黏结胶;3m公司开发成功符合低挥发性有机物要求、能喷射使用的6种有机硅胶黏剂。

  五是深耕细作延伸产品链、丰富产品树。

  以研发生产有机硅、硅烷偶联剂著称的美国gelest公司,曾开发出耐热、伸长率5000%的有机硅弹性体。该公司前不久又开发成功反应速度快、黏结性能好、机械强度高、毋需将底材进行湿气活化的活性硅烷偶联剂;还推出没有挥发性有机物,能避免藻类生长、保护涂料的硅基杀菌剂。

<3%。这表明外企不仅看重当前的效益,也十分看重可持续发展的后劲和潜在的竞争力。

  跨国公司不但以未来市场为目标安排基础性研究,而且注意当前能源和原料消耗指标,以提高设备利用率、投资回报率等手段降低成本,提高竞争力。

  通过借鉴跨国公司的经验,我国有机硅产业可从以下方面作出改变。

  目前国内企业的主产品多为初级低端产品,每吨环硅氧烷所创造的销售额与跨国公司相比有较大差距,为此要及早转型升级。

  此外,企业应意识到有相当数量环硅氧烷出口的事实,说明已显现结构性过剩的苗头。如果继续扩大产能,国内低端大宗产品互相压价和以“白菜价”出口环硅氧烷的局面可能会出现。因此,把环硅氧烷转化为高附加值的下游产品应成为产、学、研协同开发的重点。

  二是要精准评估大量出口环硅氧烷的利与弊。

  大量出口环硅氧烷确实有利于企业增收、国家创汇。但这也有弊端:一方面,国内企业用高能耗的原料硅,辛辛苦苦经过复杂的合成操作得到纯净的中间体,出口换来的仅仅是略高于成本的蝇头微利;另一方面,跨国公司以战略眼光,布点在新兴市场特别是我国,我国企业却在直接或间接地为他们低价输送精料。

  三是未雨绸缪及早优化工艺。

  2016年和2017年,欧盟委员会两次试图将d4提名为《斯德哥尔摩公约》持久性有机污染物(pops),虽未获得成功,但会继续推动提名工作。如果d4被列入pops,势必会使生产和使用环硅氧烷的企业受到很多限制。为此,国内企业要早作准备,以免被动。

  四是企业在布局有机硅项目时,应关注产出较高的下游产品开发。

  当前,中国有机硅产业的发展到了最关键时刻,企业要快速调整结构、转型升级,使产品精细化,把高质量发展、以质取胜作为主攻方向。

  (作者系我国有机硅行业奠基人“三杨一傅”之一,原化工部晨光化工研究院院长,出生于1929年,长期从事有机硅相关研究工作。)